曝光莆系医院,你我一起努力!

当前位置:

假鞋、假宣传、医托、骗保……莆田系的欺诈之


来源:莆系医院 发布时间:2019-06-11 浏览次数:

  • 莆田市位于福建省东南沿海的地级市,现有人口300多万,海外侨胞却多达150万人。莆田人从古至今都敢于出外闯荡,胆魄超人,纷纷练就了经商本事,且生意都能很快由小做大,由弱变强。

    莆商闯市场往往是“一个人带一家人、一家人带一族人、一族人带一村人。”在外打拼的莆田人喜欢抱团的发展呈现出集群式、专业化的商业模式。

    莆商还“精”在无中生有,在一穷二白的地方,创造了“无医生医、无木生材、无金生金、无钢生钢”的商业奇迹。

    除了广为人知的莆田系医院,莆商还控制了木材,珠宝,鞋业,民营加油站等多个行业。

    据统计,来自莆田忠门镇的木材帮垄断了全国90%的木材交易;
    据传言,全国经营珠宝首饰的10个人中有9个是福建人,其中8个是莆田人,6个是北高人;
    据报道,莆田仙游人在外投资加油站,数量达1万多家,占全国民营油站的一半以上;
    此外,在重庆鸡煲店和美容美发器材用品行业,也由莆田人把持着垄断地位。

    如此辉煌的经商战绩,莆田人本应该赢得众人称赞、满堂喝彩。可在外人的认知里,莆田系基本上等同于“骗子”。

    因为在鞋业和民营医院这两个领域里,莆田系可以说是败光了人们的好感。

    莆田高仿鞋,以假乱真

    鞋城,曾经是莆田人的骄傲。耐克、阿迪达斯等海外众多品牌在中国的代工厂都设在莆田,莆田还被授予中国鞋业研发设计中心、中国鞋业信息中心、中国鞋业创新示范基地、中国鞋业出口基地,这在国内制鞋产业基地中无与伦比。

    后来却走上了仿冒名牌的运动鞋的道路,被戏称为“假鞋之都”。

    有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目前国内市场上90%以上的假冒运动鞋来自福建莆田。

    “让全世界穿上名牌”是莆田假鞋的口号。

    本来代工产品是严禁流出要通通运到海外的,但有些超出订单数量的鞋,被叫做“尾单”留在了当地。

    有生意头脑的莆田人便把这些鞋放到网上去卖,结果卖得很好,导致供不应求,于是高仿鞋便应运而生。

    见有利可图,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其中,他们通过贿赂特许生产企业的员工,千方百计将其鞋样和设计图弄到手,然后进行仿制。

    一双耐克假鞋,生产成本只要几十元,出货价一百多,市场售价达500元以上,这样暴利的生意,做起来多么带劲。

    莆田的安福电商城,被称为假鞋“鬼市”。因为在这里,白天几乎空无一人,傍晚店铺零星开张,入夜却车来车往、门庭若市。来往的面包车上装卸的包装,都印着阿迪达斯等知名鞋类商标……

    莆田高仿鞋的产业链细分程度让人叹为观止。除了几千家造鞋厂,上万家中转站门店,数十万淘宝微商店主,还衍生了包括手机、电话卡、鞋盒、鞋带,商标、防伪码、打包胶带、裁胶圆珠笔等下游产业链。

    莆田的假鞋产业不仅制鞋技艺完备,在包装、发票、防伪标识等细节上,更是难分真假。用手机扫描发票的二维码,页面能弹出专卖店的地址;刮开涂层,登录所谓的“全国质量防伪监督中心”网站,输入验证码后真可以查到。

    实际上,弹出的页面是用二维码生成软件做的,查验网站是“山寨”的,其ICP备案信息主办单位是某私企。但这些以假乱真的操作,足够把人蒙骗过去了。

    随着淘宝和跨境电商的兴起,莆田的高仿鞋闻名遐迩,并且带动了其他品类商品的高仿产业链。我大天朝能成为“山寨”大国,莆田人或许功不可没。

    莆田系医院,恶行不止

    兴许物美价廉的高仿鞋能受到相当一部分消费者的欢迎,但风波不断的莆田系医院却是真正的臭名昭著。

    二十年前,“中国职业打假第一人“王海在打一种叫“淋必治”的假药,打到药店都不敢再卖后,这群卖药的人把目光转向了民营医院。

    去到这些医院的患者,总能被“诊断”出性病、皮肤病、前列腺疾病、妇科病等,患者难堪惊恐之余,只得遵医嘱开药或手术治疗。

    手术过程中,总能发现一些可能引起严重后果的并发症或其他疾病,需要采用国外进口的先进设备和技术进行治疗,被拉开了刀口躺在病床上的患者只能听从医生建议继续治疗。

    身体素质好的人在不久后能够幸运“痊愈”。

    大部分人在治疗后并无好转,医生便告诉他,是他没有谨遵医嘱好好配合休养,或是病症复杂一次手术难绝后患需再度治疗。

    还有小部分倒霉的人,在术后病情恶化含恨离世。

    时年22岁的魏则西,就是术后不幸去世的人。

    他因患“滑膜肉瘤”晚期,在常规治疗手段无效的情况下,通过百度搜索推广和央视报道注意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该院医生称,“生物免疫疗法”可保魏则西“10年20年没有问题”。但花了二十多万医疗费后,魏则西的病情并未好转,于2016年4月12日去世。

    魏则西临终之前在知乎发帖,痛批该医院虚假宣传和承诺,以骗取高额医疗费用。

    一贴激起千层浪,人们在痛骂医院和百度之余,发现魏则西就医的武警二院生物医疗中心,其幕后投资者为莆田系的康新集团。

    如果说魏则西事件将“莆田系”,以及与其狼狈为奸的百度彻底暴露在了公众面前。

    那么在去年刷屏热议违背国际生物学基本伦理的基因编辑婴儿项目则是触碰了全人类底线,而这个项目背后的金主——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又是一家莆田系医院。

    (医学伦理审查申请书)

    可能是“走多了夜路终遇鬼”,本想以博眼球和制造噱头来达到以后好骗钱敛财目的的莆田系,没想到这次阴沟里翻船,竟换来如此恶劣的社会影响。

    经历了这两次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实践,你以为莆田系会就此收敛吗?

    当然是不会!文章开头两起案件再次说明了“狗改不了吃屎” 。

    患者在百度搜索中输入疾病关键词,进入了某“三甲”医院的首页,接待咨询的是冒充医生的深圳某医疗投资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称其患病严重,诱骗患者去往昆明、长沙两地的医院精神科等就诊,费用为正规医院十倍左右。

    莆田系医院不仅罔顾法律承包公立医院科室,利用网络医托行诈骗之事,还将魔爪伸向了医保基金,做起了骗保的勾当。

    患者被广告吸引来医院看病,被“诊断”出病情严重需采用XX疗法,费用虽高但可以走社保,可以不住院但挂床可以报医保,患者欣然接受了医生的安排,殊不知这些都是骗保的套路。

    虽然并非所有的莆田系医院都存在以上恶劣行为,但以利益为先的莆田系医院最容易出现这些问题。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人性的恶最容易被激发出来。

    莆田系营销,登峰造极

    据不完全统计,超过八成的中国民营医院由福建莆田人创建。

    莆田系医院多为特色专业医院,从泌尿、性病、不孕不育、人流、狐臭、肝炎、割包皮等患者难以启齿、医疗风险又低的疾病,延伸到妇产科、皮肤科、精神科、肿瘤科、美容整形科等医疗、医美等专科领域,甚至向医疗产业链上游扩张,介入药品和医疗仪器生产。

    也就是说,出门看病有很大概率会遇到莆田系医院。

    而莆田系医院的营销,又将这一概率大大提升。

    从最开始的小团队坐火车租旅馆,在中国的每一个县市走街串巷刷着电线杆,披着白大褂游医坐诊看性病,到后来的报纸、小杂志、公交、电视台广告及搜索引擎、承包科室、明星代言等与时俱进的营销手法,无孔不入的将消费者包围,让无形的莆系网络铺建到社会公众心里。

    谁没在电线杆上看到到性病、牛皮癣、割包皮广告?
    谁没坐过被男科、妇科广告攻占的公交和大巴?
    谁没接过街市上派发的印着人流、不孕不育、前列腺疾病广告的杂志、纸巾和扇子?
    谁没见过报纸和电台关于泌尿科与整形美容科医院的介绍?
    谁没在百度搜索疾病时进入过首页前排医院的官网?

    这些广告十之八九都来自莆田系医院!

    随着互联网的发达与新媒体的兴起,莆系医疗商的宣传也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发力。

    官网宣传:首先设置好利于引擎搜索的关键词和描述,患者进入官网首页后,会重点关注到“美国引进”、“无任何副作用”“国内首家”“三级甲等医院”“医保定点医院”等宣传资质和实力的内容,让患者对医院产生信服感。

    双微营销:加V认证的微博和微信,铺面而来的疾病信息,放大加粗的字体,醒目的在线咨询入口,以及多处出现的联系电话,所有信息都在执行同一个任务:通过社交媒体将患者导流到医院。

    搜索引擎竞价:莆田系医院一直持续在搜索引擎竞价排名上大投入,网民无法分辩自然搜索与竞价推广之间的区别,出于对搜索引擎的信任,通常都会选择搜索排名靠前的结果,这就给某莆医院带来了大量的病人。

    贴吧营销:在百度贴吧尝试商业化后,莆系迅速购买了一系列重要医疗相关贴吧的运营权限,撤掉原吧务取而代之,利用贴吧吧主的权威性地位,对患者进行更有力的说服。并且,这些贴吧里充斥着大量名医坐诊、医院广告链接和售药信息。

    大数据营销:莆田系医院设有专职的数据分析师,通过自有官网客服系统、各渠道广告投放效果和搜索引擎产生的大量用户行为数据,经过深度分析后形成用户画像,从而为消费者提供个性化的精准信息推送,也能及时调整各渠道广告的投放策略。

    营销网络铺好还不够,为了降低获客成本和提升转化率,莆系医院在努力提升品牌形象之余,还打造了一套严密的营销话术。

    患者通过各广告渠道进入莆田系医院的领地后,会有专人接待解答疑问,并引导就医。

    “我是X主任医生,你的病情较严重,必须马上到医院治疗。”

    “我们医院是治疗你这种病的权威医院,有名医和专家接诊。”

    当一个患者在说明病情后,得到这样的答复,在慌乱难过之际,又马上感到庆幸:还好碰到可以治疗的医院!

    没想到这只是医院诱骗他们来进行治疗的诱骗话术,实际上他们病情并不严重,甚至根本没有病!为此却要承受了一场本不需要的手术之苦,以及掏出去一笔昂贵的治疗费用,事后还可能因为过度医疗导致副作用和后遗症。

    从构建官网、宣传推广、广告投放、客服咨询、到医生诊疗,莆田系医院把整个流程细分成多个职能部门,类似于流水线生产概念。各部门只操练各自领域,越做越熟练,久了效率就跟着提高了,业绩自然也跟着往上攀升。

    病人是否治好病,这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是病人是否掏了足够的钱。

    莆田系欺诈之路,能走多久

    以莆田系为代表的民营医院,暴露了众多的医疗体系问题和弊端。

    从漫长的时间线来看,莆田系存在的多项“罪责”仍未脱身。

    早在2004年,原卫生部就曾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地医疗机构严禁出租承包科室。

    众多莆田系合作项目因此被强行终止,但十五年过去,还是有部分医院与莆田系医疗集团顶风作案。

    2016年,魏则西事件后,国家联合调查组对百度公司提出了要求,百度承诺全面下线违规商业医疗推广,设置严苛准入门槛。

    时隔三年,百度对于这块毒瘤还是未能清除干净,或者说,对这块肥肉还舍不得松口。莆田系医院换个名字换个疾病类型,就能继续霸占搜索排名榜首。

    此外,虚假宣传和过度医疗这两个标签,也始终伴随着莆田系的成长扩张之路。

    而这些上不了台面的过去,都将成为他们发展路上的绊脚石。

    即便在莆田系构筑的整个营销体系里,但凡能实现营销的方式,某莆都用到了极致。

    只是用错了地方,最终可能造成积重难返的恶果。

    莆田假鞋虽然拉开了“山寨”产业链的序幕,却渐渐失去了“鞋城”独领风骚的光荣地位,甚至在假鞋领域也逐渐式微。

    在深圳龙岗警方披露里莆田医疗诈骗黑幕后,莆田健康产业总会立即发表了“要求6000余家医院立即自查自纠”的声明。

    这也是莆田系首次对外发布这样的声明,想要转型撕掉负面标签的焦虑暴露无疑。

    莆田系医院难以摆脱历史遗留问题,在多年的家族管理以及多方利益盘根错节下,不管是继续扩张还是登陆资本市场都很艰难。

    只要有一家医院还没有甩开最初的推广方式,莆田系的标签就难以撕去。

    随着医疗体制的完善,以及市场机构的调节,莆田系医院的经营模式不可能代表民营医院的未来。

    任何行业想要获得良性发展,都必须严格守法,恪守道德,通过自身实际行为来逐步改变人们对其的偏见。

    这也是莆田系未来的唯一出路。

    文章由菲凡烽火台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授权。


相关新闻